雙胞胎大哥去世後我娶了大嫂,孩子出生時醫生說了一句話,我嚇得癱坐在手術室外:人到中年,路要自己走,苦要自己吃

美麗夢想 2019-06-04 檢舉

人的一生,要走很多條路,有筆直坦途,有羊腸阡陌;有繁華,也有荒涼。無論如何,路要自己走,苦要自己吃,任何人無法給予全部依賴。不回避,不退縮,以豁達的心態面對,屬於你的終將到來。有時候,你以為走不過去的,跨過去後回頭看看,也不過如此。沒有所謂的無路可走,只要你願意走,踩過的都是路。

我叫阿林,28歲,我還有個雙胞胎哥哥叫阿木,但是他在半年前出車禍死了,我們本就是心靈相通,他出車禍躺醫院的時候,我的身體很難受,他死後,我也倒下了,在醫院住了一個週才出院,這期間都是大嫂在病房裡照顧我。

大嫂是大哥去年才娶進門的老婆,他倆結婚都不到一年大哥就走了。

我母親在生下我們倆兄弟的時候死了,我父母是老來得子,還一得倆,母親是高齡產婦,本身危險係數就高,加上還生倆,最終死在手術臺上沒能下來,父親一人把我們兄弟倆撫養長大,現在家裡就剩我,大嫂,還有年過七旬的父親,父親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,大哥的死對他打擊很大,他一天把自己關書房不出來,有時去叫他吃飯,好半天才開門出來。

家不是家,我作為家裡的頂樑柱很難受,所以想做出改變,首先就是大嫂問題。

我找她談話,問她大哥死後她有什麼打算,大嫂說她沒什麼打算,她哪兒也不想去,就想待這裡。

我明白她的意思,我問她,你這樣的久了鄰居會有閒話。

她說,那你娶我吧。

我被大嫂的話驚到了,但是仔細一想,其實也可以,我就去徵求父親的意見,他說這是你們年輕人的生活,只要你們喜歡就去做吧。

父親那一關過了,我自己給自己做心理建設,大嫂是個很好的女人,她比我們小兩歲,嬌貴但不嬌氣,我和大哥又是雙胞胎,照顧她是應該的,而且我也沒有喜歡的女人,以後也是要結婚,我和大哥喜好基本一樣,他喜歡的我也喜歡。

後面我就娶了大嫂,為了避免鄰居說閒話,我把老宅子賣了,帶著父親還有大嫂去到另外一個城市重新開始生活。

很快她就懷了我的孩子,分娩那天我在醫院焦急等待,等了很多才從手術室出來一個醫生,告訴我孩子已經生了,是個男孩。但是,醫生頓了頓才說,孩子得了新生兒敗血症,現在已經送往育嬰重症室,讓我先有個心理準備,醫生說完就走了。

老婆懷孕好不容易讓家裡恢復了一點生氣,父親也因為孩子出生日漸開朗起來,現在要是孩子再有個萬一,我們家可怎麼辦。

聽說有雙胞胎的家庭出生是帶著詛咒的,以前我不信,這接二連三的事情,現在有點相信了,你們說我該怎麼辦才好?

命運加給我們的不幸還有避開的可能,但是自己給自己造成的不幸沒有挽回之路。 人的一生吃了多少苦,就是自己給自己找的麻煩。

過去所犯的惡業,雖然不會馬上受報,猶如剛剛變質的食品,不會馬上變臭,但是不斷散發惡毒,剛剛吃下去不會馬上把你腸胃弄爛,但是會腐爛你的腸胃,擾亂你的心靈。人與人之間不能有矛盾,有矛盾之後,兩個人都會有問題,兩個有矛盾的人,一個是零,另一個也是零,零加零、零乘零,都是零。

人生表面上是平平淡淡,人只要進入五欲六塵,就如一個比賽的場所,上半場(年輕到中年的時候),按學歷、權力、職位、業績、薪水,不斷往上升;到了下半場(人的下半生),以血壓、血脂、血糖、膽固醇,比誰下降得快。 人生上半場是順勢而為,聽命;人生下半場是事在人為,認命。

生活上,沒病也要鍛煉身體,不渴也要喝水,再煩也要想通,有理也要讓人,有權也要低調,不累也要休息,不富也要知足,人生苦短,再苦也是活,再累也是活,生命無常,佛法智慧,再難也要學。

人與人就是一種互動,

給別人帶來幸福、快樂,

你一定很快樂。

上天有一台天枰,一邊放著苦難,一邊放著快樂。

為了保持平衡,苦與樂總在交替加碼。

人世間,沒有誰的運氣可以好得方方面面。

運氣,在某一方面太好,在其它方面就會變差。

若有二三如願事,一生已是不白活。

別人的生活如同T台秀,看得見的是曼妙綽約,看不見的是滿身勒痕。

風光,永遠只在別人眼中。

有些黑暗只能自己穿越;

有些痛苦只能自己體驗;

有些孤獨也只能自己品嘗;

但是,

穿越黑暗一定能感受到陽光的溫度;

走出痛苦一定能企及成長的高度;

告別孤獨一定能收穫靈魂的深度。

人之所以不知足,就是有著太多的虛榮心。

俗話說知足者常樂,但又有幾個人能達到這樣的境界。

人不是因為擁有的東西太少,而是想要的東西太多。

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有著太多太多的誘惑,

我們不可能不動心,不可能不奢望,不可能不幻想。


一行淚流下,是因為瓦解了脆弱;一段話入心,是因為觸碰了心靈!

 

 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